沈阳广播电视台体育赛事正文
“三亿人上冰雪”的经济潜力是令人心潮澎湃,但眼下旱雪产业却步履艰难
2017-08-11 09:43:52来源:互联网十体育

  原标题:旱雪产业链初步成型 痛点和难点显现

  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已试营业近一个月,试营业期间雪场共开放了两条初级道,一条中级道,还有一条供初学者进行练习的骑滑道,保守估计日均客流承载量可达1500人次。但据北京星奥园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昕介绍,目前雪场日均接纳滑雪爱好者100-200人。

  与5000万元造价相比,这样的客流量显然只是杯水车薪,也不足以支撑其实现盈利。不过张昕对于盈利持乐观态度,在他看来,毕竟现在只是试运营,后续十几条雪道逐步开放后,客流量一定会成倍增加。

  而继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试营业之后,位于华南地区的旱雪体验基地近日也在广东佛山正式落成开放,据悉,河北第一家四季旱雪场4月开业。进入2017年后,旱雪呈现遍地开花之势,背后的动机不言而明,“三亿人上冰雪”的经济潜力令人心潮澎湃。

  随着旱雪不断落户大江南北,旱雪产业链也渐趋雏形,虽然前景光明,但现状却喜忧参半。

  生产者: 巨头初现 良莠不齐

  目前,国内颇有知名度的旱雪生产厂家当属“尖峰旱雪”和“极速旱雪”。极速旱雪的工厂坐落在宁波,从技术到生产线全部来自日本三菱,在进入中国前已在日本运行了30多年。

  极速旱雪CEO张力君介绍说:“日本有150多个旱雪场,市场几乎饱和,于是我们就把它买了下来,试着打开国内市场。”

  在国内,极速旱雪已经打造了12家旱雪场地,其中多是作为旅游项目的补充,这和尖峰旱雪通过打造大规模旱雪场占领市场的方式不一样。据了解,之后极速旱雪将把精力更多放在单板滑雪上,目前张力君正在试图打造单板滑雪公园。在行业人士眼里,此举似乎也是有意同尖峰旱雪场错开市场跑道的一种竞争方式。

  而对于国内市场里的竞争对手,张力君希望他们能成长起来,“我们的市场也会更加成熟,企业也会发展更好,大家都压着摁着,谁也发展不起来”。

  张力君认为,技术问题是旱雪发展的较大阻碍。他以旱雪雪毯在真雪滑雪场上铺设举例,不管是尖峰旱雪还是极速旱雪的产品,铺设雪毯都需要硬化地面,但这样的要求在环保评测上过不去,但是如果不硬化地面,就会导致旱雪毯塌陷等一系列问题的发生。

  另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旱雪材料看起来简单易仿制,但其实需要极强的专业性。虽然现在国内生产旱雪材料的厂家很多,可大多都在仿造尖峰旱雪或者极速旱雪,并且质量参差不齐。

  张力君拿出了一块儿来自于运营商的旱雪材料小样,质地极其粗糙。

  “这样的产品市场上大量存在,不仅对消费者构成了欺诈,也是对整个国内旱雪产业的一种伤害”,张力君说,“没接触过旱雪的人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就是旱雪。”

  旱雪作为一个新生事物进入中国的时间很短,因此一定存在张力君所说的情况,生产厂家众多,但合格的很少。而且大多数厂家都是被“三亿人上冰雪”的巨大红利吸引进入这个市场,基本没有核心生产技术,产品质量粗制滥造,大多是仿制品。

  从野蛮生长到良性发展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规律,旱雪也很难避免,但未来势必要迎来一波洗牌潮:淘汰不合格者,做大龙头企业。

  运营者: 缺乏关注 尚未盈利

  生产商良莠不齐,是对旱雪产业的极大伤害;运营商步履维艰,是旱雪推广的一大阻碍。

  据了解,试运营阶段的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近期推出了打折活动,原价480元/4小时的单次消费价格被调整到了248元/4小时,而其他“10次卡”、“20次卡”、“50次卡”、“年卡”也都有一定折扣。

  张昕透露,打折后单次卡销售占总销售量的50%左右,办卡消费的人中更多人选择“50次卡”。“能占到办卡的人数的一半”。他说。

  受限于人数,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日均营收不到两万元。“因为夏天比较热,同时规模还没起来,现在还处于试运营阶段,所以来滑旱雪的人数比较少,预计秋天以后人会更多。”张昕说。

  对于未来旱雪场的盈利张昕秉持乐观态度:“目前我们只开放了3条雪道,后续我们会增加到18条。”对于世奥森林公园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前董事长田锦秈提出的两年就能盈利,张昕表示很有信心。

  但同时张昕认为还是要保持理性。“毕竟这是个新事物,大众对于它的接受和认可直至消费,还需要一段时间。”张昕说。

  据他透露,现在旱雪场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少曝光,“需要积极推广,让更多人来认识旱雪”。

  缺乏关注、盈利周期较长,不仅存在于尖峰旱雪场,同样存在于其他城市的旱雪场地,趣那森林河主题公园副总裁刘大力对此深有感触。“全社会关注度不够,资本关注度不多,规模上不去,”刘大力说,“另外,产品本身还存在很多不完善的小问题,经营者也需要不断解决这些小问题,逐渐成熟,勇于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坐落于石家庄市郊的趣那森林河主题公园里的趣那旱雪场已经运营了3个月,据刘大力透露,趣那旱雪场的定价是20元/20分钟,旱雪设施对于公园内游客的转化率也较高,可达到20%-30%。

  刘大力称,旱雪场不是对园区已有的真雪场的补充,而是一个完全独立项目,其优势是是传统滑雪场无法比拟的。但目前确实由于极其缺乏关注度,导致旱雪场的盈利一直上不去。

  “说得直白点儿,一旦资本开始关注这一领域并且加大投资力度,提高旱雪场的规模,旱雪项目前途一片光明。”刘大力满怀信心地说。

  消费者: 仍在观望 愿意尝试

  作为旱雪滑雪场的运营者,张昕认为,旱雪和真雪不存在竞争关系。

  “旱雪更适合初学者,玩儿高难度的挑战还是真雪更好,”张昕说,“对于旱雪几乎没有消费者给出负面评价,但是对于滑雪高手来说可能不太过瘾。”

  而最有发言权的消费者又是怎么评价旱雪的呢?趣那旱雪场的几位消费者表示,趣那旱雪场的价格可以接受,孩子对这个项目也很感兴趣,有时间还会再来。

  但是也有异议者,石家庄正定的周女士说:“宣传的时候都往好了说,不要去了又被‘打脸’。”

  周女士认为,她经常去的这家森林公园,管理不善,而且消费者素质也不高,这些都会影响旱雪场的消费体验。

  资深滑雪爱好者Candy则表示,旱雪的摩擦力确实比真雪更大,尤其在拐弯时,没有真雪顺畅。但是这种特性也会帮助初学者克服心理障碍,不会恐惧,但对于像她这样的“发烧友”来说,旱雪确实没有真雪过瘾。

  不过Candy仍然认可旱雪。“单从滑雪爱好者角度出发,我认为旱雪是可以作为真雪的补充的,尤其是它打破了滑雪运动的时空限制。”她说。

  但Candy还是希望旱雪场的价格能够再便宜一点儿,她建议旱雪场可以推出按小时计费的套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口气滑4个小时”。

  就目前来说,旱雪产业链已经初步成型,但是旱雪产业的难点和痛点仍在,对于产业链上的每一分子来说,冲破发展桎梏,还需要时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体育立场。

  本文由 互联网十体育 授权 新华网体育 发表,并经新华网体育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

专题新闻
  • 专车新政
  • 血铸河山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 十八届五中全会专题报道
  • 习近平总书记访美
  • 习近平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10421 辽ICP备09028002号

Copyright © 2015 Shenyang Radio and TV All Rights Reserved.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023号